石家庄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出国 > 正文内容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砸牙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老聂跑了之后,亮哥也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看了一眼四周:“老聂呢?”

    “跑了……”我无奈的看着亮哥:“他从后面跑出来偷袭我,随后骑着摩托车跑了……”

    “他妈的!咱们六个人,大半夜的拎着刀堵他一个人,还能让人跑了?!”亮哥看着空荡荡的山路,十分的愤怒。

    “亮哥,不然咱们现在去追吧?也许还能追上!”我也有些不甘心。

    “算了,摩托车走山路比汽车快,而且老聂熟悉路况,又是逃命,恐怕这会,他早就没影了……刚才我听见,谁喊了一嗓子?”

    “操!吴东!他可能出事了!”亮哥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刚才吴东的一声哀嚎,几个人赶紧向房后跑了过去。

    我到了房后的时候,吴东正躺在地上,捂着裤裆满地打滚呢,余男蹲在一边,脸上十分着急的看着亮哥:“大哥,吴东的篮子,可能让老聂踢碎了!”

    “啥?篮子踢两瓣儿了?!”磊磊一脸懵逼的看着吴东:“真的假的?”

    吴东紧咬着牙关,脸上的汗混着眼泪,都已经流成线了:“不知道,就是疼!”

    “你怎么回事?”亮哥烦躁的看着吴东。

    吴东的表情十分委屈:“老聂从窗户跳出来,我让他别跑,他不听,还踢我篮子……”

    “你他妈手里不是拿着刀呢吗?你砍他啊!”鑫哥也跟着急眼了。

    “我……我砍了,没砍到……”吴东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这个小窗子,老聂别说跳了,就是钻出来都挺费劲,他既然能从这里跑了,那绝对就是,吴东当时怂了,根本没敢动刀。

    “别在地上趴着了,起来,去医院看看!”亮哥烦躁的看着我们:“过来俩人,把他扶车上去!”

    “亮哥,就这治癫痫病医院怎么样么放过老聂了?”磊磊显得意犹未尽,看样子挺不愿意就这样结束的。

    “人都跑了,不然还能怎么办!”亮哥无奈的叹了口气:“前面那个女的,怎么回事?”

    鑫哥呲牙笑了:“我问了,是个ktv坐台的,平时也出台,今天老聂多给了五百块钱,就把她带山上来了!”

    亮哥听完以后,挥了下手:“告诉她,回去之后别乱说话,然后就让她走吧!”

    “别呀!”磊磊打断了亮哥:“反正老聂钱也花了,谁玩不是玩啊,咱们几个,轮她一下得了呗……”

    “你少给我扯淡,吴东篮子都让人踢碎了,你轮个jb!”亮哥被磊磊气笑了。

    “有b不艹,大逆不道,见b就艹,替天行道!反正老聂把钱都给付了,而且是包夜的钱,现在你就算让她回去,她也不带给咱们退钱的……小飞,你干不?”磊磊目露凶光,扭头问了我一句。

    “我可不去!”我以为磊磊在逗我玩,也跟着笑了。

    “那你们等我一会!”磊磊提了下裤子,真的去了前面。

    “这小子,真他妈牲口!”鑫哥看着磊磊的背影,顿时无语了。

    亮哥看着磊磊离开的方向,也无奈了:“余男,你开着捷达,先带吴东去医院!”

    “亮哥,那你们呢?”

    “……”亮哥沉默了一会,表情十分无语:“我等这个瘪犊子艹完b,去村子里面找找,看看还能不能抓到老聂!”

    “那我去医院等你们!”余男点点头,扶起了一瘸一拐的吴东下山了。

    半个小时以后,磊磊满面红光的就出来了,他看着蹲在门口的亮哥、鑫哥我们三个:“哎!你们真不干啊?这妞正经挺紧的呢!”

    “滚jb犊子!你让我给你刷锅啊?”亮哥骂了磊磊一句,随后站起来一招手:“快走吧!医院还有个治篮子的呢!”

 衡阳儿童癫痫病好治吗;   下了山坡之后,鑫哥开车,亮哥坐在副驾驶,我和磊磊坐在后面,就往山下开去,我们打算先去医院,看看吴东的情况。

    回去的时候,终于可以打开了车灯,前面的视野也清晰了不少,皮卡刚顺着山路走了没多远,我就看见远处的一片荒草,被压塌了一大块,一个摩托车的车轮,在里面露出了一点轮廓,我随即伸手指着那个方位:“亮哥!那好像是老聂的摩托车!”

    “停!!”亮哥闻言,挥手让鑫哥停了车,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嘬了一下牙花子:“还真像个摩托车,这荒山野岭的,老聂既然想跑,怎么会把车扔了呢?”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磊磊根本没兴趣讨论这些细节,直接拿着手电筒,推门下车了,他走到摩托车边上,用手电往附近照了一下,随后扭过头呲牙一笑,扯着嗓子就喊:“亮哥!老聂这傻逼!骑摩托车掉沟里啦!!”

    “人呢?”亮哥顿时来了精神,坐直身体问了一句。

    “在沟底下撅着呢!你们快来!”磊磊说完之后,直接就往沟底下走了过去,亮哥我们也都下了车,快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到了沟边上,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应该是摩托车的油箱摔漏了,我顺着磊磊的手电光一看,老聂真的在沟底下,他人没啥事,但是腿卡在一个石头缝里面了,磊磊用手电一照,老聂伸手,本能的挡住了眼睛。

    “妈的!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亮哥挺开心的笑了:“老聂,想不到这么快,咱们就又见面了!”

    “亮子!咱俩的事先不说,你快点把我弄上去!你如果不管我,我真就得死在这!”老聂收起了那副地痞的表情,苦苦的哀求起来。

    “呵呵,行!”亮哥笑了笑,对我扬了下下巴:“下去,把他整上来,抓住了!别再让他跑了!”

    “放心吧亮哥!”

    我答应了一声,跟磊磊一起下到了沟底,到了下面我才发现,这个老聂的命真是挺大的,因为在他身边二十多厘米之外,就是一个断了的树桩,他要是摔在那上面,肯定就没命了,老聂身上除了亮哥他们砍的三刀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军海医院癫痫科,他的腿卡的位置也挺神奇的,夹在了两块石头中间,拽出去费劲,但是只要有人把他往高处抬起来,很容易的就能把腿抻出来。

    五分钟以后,皮卡车里。

    鑫哥找了一件军大衣给老聂披在了身上,亮哥看着他笑了:“听说,安壤这些开赌局的,没人能治得了你?”

    “你不就把我治了么,亮子,我服了!真服了!”老聂看着亮哥,眼神十分认真:“我聂海超算不上啥坏人,走到这一步,就是因为懒,打工赚的那点钱我看不上眼,干别的,我也没本钱,慢慢的就开始赌博了,又一次借了高利还不上,放局的人要剁我手指头,我一害怕,就报警了,后来他们不仅没动我,还给了我一千块钱,尝了这个甜头之后,我就收不住手了……”

    “所以你就到处去找赌局,坑钱花呗?”

    “对,反正我孤家寡人的,讹完钱他们也找不到我……”老聂沉默了半晌,勉强的笑了一下:“亮子,今天我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行吗?在你那拿的一万五,我全退给你,如果你还要补偿,那你说个数,我尽量张罗!”

    亮哥打量了老聂几眼:“那一万五我不要了!我今天找你,为什么,你知道吗?”

    ‘刷!’

    老聂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他在车里扫视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了我身上:“不会是,因为这个小孩吧?”

    “对!就是因为他!”亮哥点点头:“你给我个说法,我马上走人!”

    ‘啪!’

    亮哥话音刚落,老聂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随后看向了我:“兄弟,我错了!”

    看着老聂的举动,我也有点懵了,我根本不知道亮哥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一时也无法答话。

    “这样吧,让你走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必须得让我们,把你的牙全给敲碎了!”磊磊跟个虎b似的就插了一句,我们出发之前,亮哥说的一句话,他还记着呢。

    小儿癫痫病的早期症状;“啥?”老聂听完这个要求以后,也懵逼了。

    “啥个jb,听不懂人话啊?”磊磊把手里的砍刀把子举了起来,随后对老聂勾了下手:“来,自己把牙呲出来!”

    老聂看着磊磊的行为,楞了一下,没敢动,随后磊磊伸手,直接薅住了老聂的头发:“艹你妈的!把牙呲出来!”

    老聂被磊磊拽住头发之后,眼睛睁的老大,伸手就把自己的嘴捂上了:“张宗亮!你别他妈的欺人太甚!”

    “你跟谁说话带妈呢!”我听见老聂骂人,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磊磊看我动手了,也开始用刀把砸老聂捂着嘴的手。

    “张宗亮!一共就一万多块钱,你想整死我!是吗?”老聂被磊磊砸的满脸是血,眼睛都红了。

    “磊磊!行了!”亮哥看着老聂的模样,微微抬了一下手,制止了磊磊。

    “亮哥,不是你说的,要砸碎他一嘴牙吗?”磊磊收住了手,一脸的无辜。

    “我他妈那是比喻!比喻你懂吗?”亮哥无语的看了磊磊一眼,随后对老聂问道:“刚才咱们说到哪了?”

    老聂看着亮哥,大口的喘着气:“你说让我给你弟弟一个交代!”

    “哦,对!”亮哥笑了笑:“我还说了,你在我那讹的一万五,我不要了,但是你把我弟弟打了一身的伤,这个医药费,你得出!”

    “行!你说个数!”老聂痛快的点了下头。

    “两万五!”

    ps:刚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平安夜,我这个人向来对外国节日不太感冒,有点后知后觉了,在这里祝我的读者们平安夜快乐,出去玩的也能玩的开心,还有啊,大家出去玩尽量少喝酒,毕竟喝的时候开心,但第二天难受的肯定是自己(酒量大的请忽略),最重要的是,如果大家出去玩,领的是别人的姑娘,平安夜一定要注意平安,哈哈哈。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knz.com  石家庄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