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绝不会就此作罢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最快更新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楚愿哪里同意?

    他们等的就是夜西戎不在,才好为难莫笙的,如果把夜西戎叫来,哪里还能对莫笙怎么样?

    她只好承认,“那就是你吧,你和我们一起去。”

    结果阿蒙很不悦的说道,“莫总是和西总一起来的,这么大的事,还是通知一声西总不叫好,不然一会西总生气了怎么办?”

    “西总这会儿和我父亲在议事,贸然去打扰不合适,而且这就是一件小事,笙姐那么大度,肯定不会跟我们计较的。”楚愿故意给莫笙戴高帽子。

    阿蒙有些急了,刚想争辩,便听莫笙说道,“现在打扰西总,的确不合适,那就随你们去吧,不过我希望你记得你刚才的堵住,如果我不是贝飞,请你履行你自己说出口的话。”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易诗很肯定的说道。

    莫笙便点头,且走在前面,“走吧。”

    莫小姐都这么说了,阿蒙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上,总之要确定莫笙的安全。

    再说了,莫小姐那么聪明,肯定有自己的方法,阿蒙这么想,便安心了不少。

    楚愿已经有些激动了,想着如果证实了莫笙就是贝飞,那么她现在的地位和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为如有,且还会被冠上欺骗的罪名。

    到时候就算她不去计较,南涧和夜西戎肯定也会在意的。

    南国集团那么大,南涧怎么可能会交给一个骗子呢?

    她在商场上就更没什么信誉可言了!

    楚愿越想越兴奋,都巴不得马上揭穿莫笙的伪装了。

    等到了楚愿的房间,门一关,易诗就要去脱莫笙的衣服,被阿蒙直接给控制了。

    阿蒙力道很大,毕竟是习武之人,易诗怎么可能挣脱得了。

    阿蒙稍稍用力,她就痛的满头冒汗,疼得叫不出声了,只能看着阿蒙。

    阿蒙却说,“让她自己来,你动什么?”

    “笙姐你自己来吧。”楚愿还是挺理解的。

&n娄底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bsp;   莫笙冷笑了一声,然后伸手拉开了背后的拉链,慢慢拉下裙子的一肩,将易诗所说的位置露了出来。

    那里,白白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易诗摇头不肯相信,“怎么可能?”

    楚愿也是一脸惊愕,“是不是你记错了?”

    “我怎么会记错呢?就是这里的啊。”易诗自己也无法理解。

    “难道是另一边?”楚愿给了提示。

    莫笙已经穿好衣服,冷着脸说道,“你们已经看过了,还有什么话可说?”

    “我记错了!是另一边,另一边肯定有!”易诗急忙争辩道。

    莫笙冷厉的瞪着她,“刚才当着众人的面,你可是指的这里,现在又来反悔?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事情都由着你的!”

    这话,说得气场全开,直接震慑住了易诗,连楚愿都被震慑住了。

    阿蒙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莫笙,要不是场地不合适,她都想拍手叫好了。

    这样的莫小姐,简直是她的偶像啊!

    易诗磕磕巴巴的说道,“我只是记错了……你敢把另一边也露出来看看吗?”

    莫笙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毫不留情的那种。

    易诗被打蒙了,直接捂着脸在那儿哭了起来,“你打我……”

    “打你,算轻的了,关于你侵犯的账,我一点点跟你算。”说完,她又冷眸看向楚愿,“还有你,楚小姐,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可曾想过是否合法?”

    “我……”楚愿大概是被莫笙的气势给吓到了,半天回答不上来。

    莫笙说道,“这事儿我会追究到底,不管是谁,现在,该履行你自己的诺言了吧?”

    “不……”易诗摇头不想承认。

    但阿蒙哪里会放过她,直接拧着她往外走。

    易诗眼巴巴的抓着门框跟楚愿求救,可楚愿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会管易诗呢?

    阿蒙直接将易诗蛮横的带下了楼,众人都在等着答案呢,好奇的看着莫笙。

    莫笙冷眼扫过众人,然后看向狼狈不堪的易诗,“你北京癫痫自己叫,还是她让你叫?”

    阿蒙立马抡起拳头威胁她,“快叫!我拳头可不长眼!”

    易诗都快哭了,阿蒙的力气那么大,她是见识过了,刚才下楼梯的时候,直接单手拧着她走啊,她哪里敢吃她的拳头,只能颤颤巍巍的跪在了地上……

    这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易诗屈辱的看向莫笙,莫笙无动于衷,阿蒙还晃了晃自己的拳头。

    她 一害怕,只能一边爬一边叫,“汪汪汪……汪汪汪……”

    “我就说嘛,能被南先生看上的人才,怎么可能是骗子,这女人真是不长眼睛。”

    “你们没看到吗?刚才她可是和西总一起来的,还挽着西总的手臂呢?”

    “所以说,她和西总……”

    “哇,这事儿可是大新闻……”

    “先别议论了,西总来了!”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易诗也停了下来,阿蒙喝了一声,“继续叫!还没够呢!”

    易诗一边哭一边叫,“汪汪汪……”

    夜西戎从人群中走了过来,那些围观的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让他能直接走到莫笙的面前。

    他没有去看地上狼狈得被人当猴戏看的易诗,从头到尾都只看着莫笙。

    眼里是在意,是担心,是着急,是愤怒。

    这所有的情绪,都只是因为她是莫笙。

    还有愧疚,因为让她遭受这些。

    明明说过要护她周全的,可还是让她被人围攻。

    夜西戎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肩上,然后揽着她看向众人,“今日之事,我绝不会就此作罢。”

    说完,又对莫笙温柔的说道,“我们走。”

    莫笙便跟夜西戎一起走了,路过易诗的时候,她顿了顿。

    夜西戎便陪同她一起停下,莫笙说道,“阿蒙,让她叫够,才算数。”

    “放心吧莫小姐,我会监督的,绝不会让她少了一声!”阿蒙马上说道。

   &n湖北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bsp;莫笙这才和夜西戎一起离开。

    而易诗,在阿蒙的监督下,爬着走了三圈,叫了三圈,阿蒙才放过了她。

    她狼狈的想要逃离,可刚走到门口,就有人对她说道,“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易诗以为是夜西戎的人,害怕的认错,“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可那人并不听她的解释,而是直接将她带走了。

    易诗很害怕,因为不知道这黑衣人到底会带自己去哪里,脑子里已经有千万种可能,甚至还联想到了灭口。

    她求生欲极强的说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是楚先生让我这么做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等黑衣人带她到了地点,她被丢在了地上,还在复述着刚才的话。

    “你是说,是楚良让你这么做的?”谭战疑惑的问道。

    易诗认清眼前的人,害怕得一缩,“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谭战冷笑起来,“该说的都说了,现在才想着隐瞒,是不是已经晚了?”

    易诗顿时面如死灰,跌在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楚愿来了,小跑着过来,见易诗跪在地上,看了看谭战的脸色,便说道,“这事儿,的确是我父亲做的,我也是刚刚得知,你不要生气,我父亲这么做,有他的理由。”

    “理由?”谭战冷笑起来,“我只是不懂,他到底要个什么样的结果。”

    楚愿有些尴尬,“谁知道她真的不是贝飞呢。”

    “当初我已做个鉴定,她本就不是贝飞,不然我也不会让她留在我身边,麻烦你们这种事情的时候,动点脑子好吗?”谭战是真有些生气。

    当然这生气是因为楚良的轻举妄动,还是其他,他没有去细想。

    只是脑子里一直浮现莫笙当时的样子,以及她冷冷扫的一眼。

    那一刻,他有些无颜面对。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谭战,他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维护她。

    可他到底是没有那么做,只能憋着这么一肚子的火,在看着莫笙被夜西戎带走之后,才能对挑起事端的易诗发难。

  &n湖州青少年癫痫病治疗bsp; 其实他清楚,就算自己不找易诗,夜西戎或者楚良,都会对易诗下手的。

    但他心中的那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便提前这么做了。

    楚愿还从未见这么盛怒的谭战,有些战战兢兢,“这并不能全怪我爸,他也是想早点让莫笙退出。”

    “你们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她退出了?就算她是贝飞,如果南涧力保她呢?夜西戎力保她呢?”谭战冷冷的质问。

    楚愿否认,“不可能,她如果是贝飞,南叔叔和西总为什么要力保她?”

    “你太天真了。”谭战冷讽着,“南涧既然找了她做南国集团的执行总裁,自然做了一系列的了解,如果对她一无所知,又怎么可能将偌大的南国集团都交给她?”

    楚愿脸色一白,有些无力反驳。

    而谭战还在继续说着,“还有夜西戎,他现在对莫笙是什么心思,你不清楚?他为了莫笙,连你都拒绝,连你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你以为,他会不管莫笙吗?”

    “可我爸说,如果她是贝飞,那贝家之前的那些事,就足以让她翻不了身了……”

    谭战失笑起来,“原来你们是打的这个主意,还真是狠毒啊,当年没能将这份罪名安在贝老身上,现在想让贝飞来背是吗?可你们别忘了,当年南涧是怎么力保的贝老,你们能肯定夜西戎现在就不会为了保住莫笙做让你们无法反驳的决定吗?”

    谭战说这话的时候,看着的,是楚愿背后的人,楚良。

    楚愿听不懂,只知道谭战说得很严重。

    她还想说什么,楚良已经开口,“这个人,交给你处理,以后我考虑周全的。”

    说完,楚良便叫楚愿,“小愿,走了,回去。”

    “爸……”楚愿还想说什么,但楚良已经冷了脸离开了。

    楚愿再不甘心,也只能随同父亲一起离开,将易诗交给谭战去处理,的确比他们自己去处理要好很多。

    而且夜西戎已经下令,要彻查此事,他们不出手,反而是一种自我保护。

    可楚愿无法忘记夜西戎带走莫笙时,说的那番话,以及那表情……

    (昨天更新了决非偶然的小剧场,别忘记去公众号看,么么哒)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knz.com  石家庄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